益華的繁殖場實例

horizontal rule

首頁
題庫(2013年1月)
水產養殖英文
水產繁殖學
水產繁殖學實驗
水產生理學
水產養殖學
水產養殖學實驗
專題討論與研究
科技管理
試驗設計
水產養殖工程
國際養殖新趨勢
水產概論
文獻集

在台灣原本只是平價魚種的吳郭魚,經業者多年改良,變成肉質鮮美的「台灣鯛」,並已外銷美、日等國家,打出名號。行政院長游錫堃日前在蘇煥智縣長等人陪同下,蒞臨台南縣學甲鎮養殖業者邱益華先生經營的吳郭魚繁殖場參觀參觀,負責人邱益華先生向游院長表示,台灣鯛品質名列世界前茅,肉質鮮美好吃,可做成生魚片及魚排佳餚,完全沒有傳統吳郭魚的土腥味,深受國內外消費者喜愛,年外銷量超過4萬噸,為國家賺取大量外匯,養活許多漁民。 

邱益華的繁殖場於民國58年設立,63年發展單性繁殖,面積約30公頃,採用高科技飼養,目前有60萬尾種魚,每年繁殖單性吳郭魚苗約2億尾,除供應台灣養殖業者外,亦外銷東南亞國家。繁殖場採多元化經營,利用循環水系統進行筍殼魚和鱸魚繁殖,筍殼魚已完成種魚培育工作,預定明年量產,鱸魚則已繁殖30萬尾。 

台灣地區每年養殖約需3億尾台灣鯛魚苗,其中2億尾由 邱益華先生的繁殖場所繁殖,另外,該繁殖場每年還外銷約1億尾魚苗,邱益華先生每年都投資3百萬元,持續進行新品種研發。 

游院長看著工作人員網魚,當場抓起一條2、3台斤的台灣鯛;隨後參觀室內循環水系統魚苗繁殖場,相當肯定業者長久以來改良的用心及成果。

資料來源

【產業訊息】-- 建立台灣鯛品牌行銷國際 小兵立大功

http://www.fish.org.tw 中華民國水產種苗協會 編輯組 彙整

                           

邱益華先生(左),繁殖場的育苗池(右)。

 

邱先生的辦公室。

用來讓種魚越冬的溫室

分裝魚苗的設施。

繁殖池。

horizontal rule

小學沒畢業的 台灣鯛魚苗大王
55個魚塭當實驗室,剪開千斤魚肚自學

 

本篇文章摘自: 商業周刊第 1013 作者李盈穎

邱益華說自己是「憨牛」,事實上,這隻「憨牛」不僅用心,更有一顆研究的心。

他,1年賣出15,000萬條僅0.7公分的小魚苗,全台市占率達75%,影響台灣鯛產值約新台幣15億元,但他,只讀到小學三年級……

清晨五點,魚塭傳來陣陣水花聲,被捕進網籠裡的魚群躁動、翻跳著,魚的鱗片摺光閃閃。魚塭四周佇著許多白鷺鷥,牠們的眼睛盯著眼前大批肥美的食物;捕魚人也站在魚塭旁,但他們目光焦點集中在他們的老闆——邱益華身上。邱益華的身邊架起兩個大網、一個大水桶、一個大臉盆,他的夥計在網籠裡撈出一盆魚,讓邱益華帶著二十八歲的兒子邱國彰兩人挑種魚。

吃苦:騎腳踏車遊全台找魚塭 十幾天沒有吃東西、只喝水

邱益華熟練的翻開魚肚,將公母以三比一比例放在大網裡,長得太小的就放回池子。不久,見他仔細端詳某條魚,將牠小心翼翼放在大水桶裡;下一秒鐘見他竟將另一尾魚的魚頭扯斷,嘴裡喊說:「壞種啦!」把魚摔進大臉盆,這隻魚一命嗚呼,鮮血汩汩流了出來。

整個工作從清晨進行到下午一點,一起工作的捕魚人累了,進屋舍吃中飯、喝用壞種魚煮的魚湯。邱益華則穿著漁裝,一直站在水裡挑魚。清明節左右直到九月,是台灣鯛(編按:優質化的改良吳郭魚品種)的產卵季節,今天挑魚做種魚的工作早已完畢,大家喚邱益華吃東西,他說不餓。遠遠看他,一直重複同樣動作,抱魚起來看兩秒鐘,丟回池子,再抱起另一條查看。約莫下午兩點才上岸,他將大水桶裡的魚裝在小網,繫在小池,原來這些是變種魚,他要拿來作研究。

今年六十一歲的邱益華,學歷只有國小三年級,他十二歲開始做工,十六歲背電池去電魚幫助家計,家中七子的他排行老五,十八歲喪父。二十四歲退伍那年,他帶著新台幣十二元,騎腳踏車遊全台找魚塭,曾過著十幾天沒有吃東西、只喝水的困苦日子。三十二歲結婚的他,第一次吃到米飯,妻子學歷比他高,高商畢業,岳父母一句:「他勤勞,嫁他好」,得到娘家給他第一個魚塭發跡。

謙虛:「可以寫我比別人走更多路,不可以寫我成功!」

現在,在台南縣學甲鎮,邱益華有三十七甲地、五十五個魚塭。當漁夫三十年,專門研究台灣鯛魚苗二十年的邱益華,讓台灣鯛的產業結構更有效率。布吉納法索總統、索羅門總理、馬拉威、墨西哥、以色列漁業團抵台參訪行程都來找他。他一年在台灣賣出一億五千萬條僅零點七公分的小魚苗,一條賣兩角半,市占率高達七五%,影響全台台灣鯛產值約新台幣十五億元。《商業周刊》(第九百四十七期)曾報導過台灣鯛第一大出口業者、年外銷一百噸到日本做生魚片的瑩一公司創辦人廖木發就說,他到現在都還是拿邱益華的魚苗來做。

「阿伯嘸讀過什麼冊,阮是一個做工的,你要寫就寫我比別人走更多路,比別人走更遠,你不可以寫我成功!」邱益華嚴肅的說著。他的衣服,似乎只有蔽體功用,薄薄汗衫,彷彿穿了二十年,外套的手肘、肩頭處,布料翻開了;他全身黝黑深暗的皮膚,像是在烈日下不停燒灼過。訪問不到十分鐘,他已走到門邊發動機車,他說他要巡魚塭。

每天晚上八點,阿伯固定巡視五十五個魚塭,他不准我們跟,說晚上有蛇,自己卻跑了出去。他先巡視南邊的池子,然後在亭子裡休息思考,接著再巡視北邊的池子,直到十點才回家。清晨三點,他的機車引擎又發動,一盞機車燈在魚塭埂上晃來晃去。五點,長工、臨時工還沒來,他就已穿上漁裝,在魚塭旁走來走去。邱國彰表示,父親做同樣的事,已做了三十年,即將要接手父親事業的他透露,父親的拚勁常讓他有跟不上的感覺。

用心:用憨牛精神做研究 像照顧嬰兒全年二十四小時無休

邱益華說自己是「憨牛」,事實上,這隻「憨牛」不僅用心,更有一顆研究的心。

現任高雄海洋科技大學水產養殖系副教授蕭世民,在一九七五年與兩位中研院研究員,一同解決台灣鯛源種——吳郭魚的育種問題,因為當時全台灣都在養吳郭魚,漁夫們習慣撈起大魚變賣,留下小魚與母魚繁衍後代,但這樣隔代交配的結果就是:魚一代比一代瘦弱。不到五年,吳郭魚業者養不出大魚來賣。蕭世民研究新的育種技術,也就是用純歐利亞種公吳郭魚,交配純尼羅種的母吳郭魚。邱益華的技術即是間接得自於此。

只是,育種的過程不難,難是難在如何保存種魚。「邱益華眼睛很尖,他可以一眼看出不同魚種,並且非常嚴格管理種魚,若他沒有好好管理,做幾年魚就不純了,他竟可維持二十年,」蕭世民表示,由於魚外表看起來幾乎沒有什麼不同,比方說,純種的歐利亞尾巴有金色的點、純種的尼羅尾上有垂直且平行的黑白線,生出來的小魚長得像尼羅,但背部又沒有尼羅的泛藍色光,非常難分辨。只要有一隻魚混進其他池子,整池魚的品質就會參差不齊。

蕭世民自己就曾為了實驗,在竹北實驗室養了二十幾種不同的雜交魚,需要用十六個大魚池和五十幾個小魚池,每種還要公、母交換交配,生出來的後代長得特別好的,再移到大池做觀察。實驗做了五年、動用了四位助手,也只找出「哪種組合魚長得比較快」而已。邱益華做的事,遠超過蕭世民的實驗規模。

邱益華專做魚苗,先是讓台灣鯛的產業結構更有效率,他更憑一個人的力量,研發出五十二種品系的台灣鯛,品系數量之多,堪稱世界第一。蕭世民說,全世界只有兩個吳郭魚育種場,一個是挪威公司GenoMar,一個就是邱益華的繁殖場。南榮技術學院餐飲管理系副教授莊健隆形容,做魚苗的邱益華可說是像照顧嬰兒,全年二十四小時無休。

嘉義大學農業生物技術研究所助理教授張文興指出,邱益華研發了五十二種純品系的魚,代表的意義是「他可以決定市場的流行魚種」,如果市場今年要體型大、生長快的魚,明年要體型小、肉質有彈性的魚,他可以完全掌握。

成績:不僅掌控市場的流行魚種 還大幅提升切片率、換肉率

每一種純品系的種魚,邱益華都保留完善,在他的眾魚塭中,只有他知道種魚的放置處,他說:「不行給你看,種魚是我的生命!」種魚需要養殖六代,不斷近親繁殖,才能篩選出最一等一、並且固定下來基因,然後,將每種特性的純種魚再互相交配產生的F1(子代第一代),就會出現非常好的雜交優勢。邱益華說,他沒讀什麼書,但他知道混血兒都很漂亮,這就是靈感來源。

靠著這個簡單的直覺,邱益華二十年來,用純品系交叉交配實驗,做出四個特出的成績。第一,他養出魚頭越來越小、身體肉越來越多的台灣鯛,切片率從二八%提升到四%;第二,他把魚的換肉率,從一千五百公克飼料換十六兩肉,提升到用九百公克飼料即可,這代表漁民可用較少的成本養較多的魚;第三,他的魚苗成長後的大小均勻度達九成以上,越均勻的魚,商業價值越高。

他的第四個成績,則是最近才突破的。他繁殖出近乎一○○%的單性(全雄)吳郭魚,並且沒有用任何的荷爾蒙。全雄的吳郭魚價值非常高,因雄魚生長快、體型比母魚大。若池子有母魚,公魚就要消耗體力繁殖,成長趨緩,價格變差。廖木發說,小魚苗分不出公母,等到整池養大了,才發現一堆母的,「了錢又了時間(台語,指花錢費時),這種魚苗給我也不要,」他說,邱益華卻很厲害,魚苗裡面竟只有一%的母魚,經濟價值相對較高。

邱益華的競爭者如挪威公司GenoMar、或者英國的研究公司Fishgen,他們用的方法皆與荷爾蒙有關。前者經雄性化處理;後者則改變雄魚的染色體為YY(正常應為XY),稱為超級雄魚,與母魚(XX)交配,生下的全是雄魚。邱益華則土法煉鋼摸索二十年,多方試驗各種交配後代,試到一個程度,因品系之間的基因相差太遠,而生下全雄的後代,就像驢和馬交配的騾沒有生殖能力一樣。

挑戰:研究高抗病率種魚 解決鏈球菌感染問題

民國九十二年是邱益華的顛峰期,他的漁民說,魚苗可回收九成,可惜隔年有鏈球菌的感染問題,收魚率只剩七成。為此,邱益華又開始研究「抗病率高的種魚」,他與張文興合作,讓張文興在母魚生殖腔注入突變劑,生出來的小魚再注入病菌,只要打三次病菌不死,就拿來做種魚。一代繁衍出比一代抗病更強的魚種,目前已繁殖到第三代。「我的標準很高,只會抗病不行,其他的條件照樣要好,不然我也是整池淘汰!」邱益華說完,就叫我們回家,他要去巡魚塭了。

聽邱國彰說,邱益華寫的筆記都沒人看懂,於是請邱益華畫給我們看他的記錄方式。他畫了一條只有尾鰭的魚,嘴巴圈了一個圈,寫下「今天出是單性魚苗」。他說,以前魚塭還少的時候,家裡放了一堆魚缸,每天聚精會神背記每條魚的特徵。他不識字也看不懂書,於是他剪開幾千斤魚的魚肚,把精囊、卵巢、鰾拿來研究,還給每條魚打分數「甲上、甲……」,那些紙本筆記,現在全在他的腦海裡,他的太太常常抱怨他愛魚超過愛她,講到這裡,他又突然想起他的魚,又作勢趕我們走,他說:「你們知道的已經夠多了,我的魚還等著我呢!」

 

商業周刊電子報2007/04/24

horizontal rule

首頁 | 題庫(2013年1月) | 水產養殖英文 | 水產繁殖學 | 水產繁殖學實驗 | 水產生理學 | 水產養殖學 | 水產養殖學實驗 | 專題討論與研究 | 科技管理 | 試驗設計 | 水產養殖工程 | 國際養殖新趨勢 | 水產概論 | 文獻集

 網站作者聲明對網頁內容有著作權。
關於此網站的問題,請連絡 [TomHsiao@mail.nkmu.edu.tw]
上次更新: 2013年05月29日。